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齐鲁弈友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221|回复: 2

刘丁宁的高考状元传奇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6-28 07:4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ZT)


对于芸芸高考学子而言,刘丁宁是一种传奇,也只能仰望。
她来自辽宁,是去年辽宁的高考文科状元,668分;入读香港大学一个月后,放弃72万元全额奖学金,退学回到家乡本溪高中复读,她希望追求更纯粹的国学,梦想进入北大中文系。今年,她以666分再续文科状元传奇。
是的,刘丁宁蛇年高中“状元”,创造一段传奇;退学香港大学,亦是一段传奇;马年蝉联“状元”,又续一段传奇。将这些传奇紧密衔接在一起的,其实是刘丁宁的追梦之旅与无奈坚持。
刚才我在《中国日报》微博上读到刘丁宁写的一封公开信,2小时前才发表的,题目是《这是一篇童话》。湘阿阳以为写得很真挚,很谦虚,很安静,很哲理,很精彩。现全文摘录于此:


《这是一篇童话》——刘丁宁
就像安徒生童话《野天鹅》里的小公主爱丽莎,为了十一个哥哥,可以不说一句话,甘之如饴地赤脚踏过荆棘,空手采摘荨麻,日夜不停地编织十一件大衣,宁愿被人当做巫师差点活活烧死……
也如冬小麦,秋种,越冬,春季返青,夏季收粮,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个“one summer's day”那个夏天……
童话的意思,一是孩子说的话,不必放在心上;二是童话的意蕴:“过程也许会坎坷,但结局一定会很美好。”
首先必须感谢许多人:我的父母亲人,我的本高校领导、两届老师同学,还有关心帮助我的每一个人。谢谢你们,在我成长的路上,一路伴我同行。没有办法在此一一提名感谢,但希望您知道我真心感谢你们的陪伴。
特别是李校长,是全校到的最早、走的最晚的人,这一年因为我受了太多的委屈和猜疑。
感谢老校长庞校长的默默关心。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:“纵有千难与万险,本高铁流永向前!”然后是几个话题:

【关于教育】
张充和数学零分只因作文特优被胡适力荐进北大;钱钟书数学15分,国文英文满分进清华;数理化总分才25分而国文历史满分的钱伟长“九一八”后毅然弃文从理;林庚先生由物理转学中文;李开复由政治学转学计算机;鲁迅先生弃医从文;中山先生由医人到医国;傅斯年在德国读书不求学位只为求知……
那些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制度,那些经过试错终于清晰而坚定的理想,那些宽容志趣的环境……成就了那些动人的故事,也值得今天的我们借鉴。
那样的年代难道一去不复返了?诚然,教育的理念与教育的现实之间会有差距,但我们不应放弃对真善美的追求。
现在的教育,由于人口等种种因素还扮演着配置资源的角色。但教育承载的以文化人的使命不应被忽视。
教育的功能除了传承文化,还有塑造理想。也许应试是我们现在教育不可回避的环节,但它只是一种手段,绝非目的。也许大家对这种模式有种种看法,我也曾对这种“皓首穷经”产生种种想法,但它确实砥砺了人的品格,系统地训练了人的思维、能力。
我们作为学生,在有人“拯救”我们之前,会积极地开展“自我救赎”,从中汲取有益的养分,仍然可以成长为心向阳光的人。感谢每一种经历,其实单纯地为一个梦想奋斗的生活,朴素而芬芳。

【关于责任】
其实除了这篇文章,所有关于我的故事都只是故事。有的被附丽了崇高的理由,有的是臆测与猜想。
我曾对一些记者说:“我只是个孩子,请你们保护、尊重我,不要把它当做新闻写出去。”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还是成为人们的谈资。
听说还有假扮收水电费的骗开了我姥爷家门采访。大人们真的很难理解一个孩子的想法吗?
现在我来澄清一下事实:我去年一不小心多对了几道文综选择,顶了个虚名,又是第一次人生道路的选择,当然会有许多犹疑困惑。
当我通过思考与实践认识到,再不按自己的心愿追求梦想我们就老了,我发现原来那扇门没等我已经关闭了。
制度留给我的唯一选择是:抹带重录。于是我像苏格拉底服从雅典民主审判一般选择回来,这与任何一所学校、任何一种教育无关,只像《小王子》里周游过各个星球的小王子认识到,花园里的玫瑰再多再美,也无法打动他,因为“是你为你的玫瑰花费的时间让她如此宝贵。”
去年不忍心拒绝任何人的请求,今年真的请原谅,我真的想安安静静地成长。也请不要再使用我去年的照片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抓拍的照片,我不希望被人认识。

【关于梦想】
《菜根谭》说:“士君子幸列头角,复遇温饱,不思立好言,行好事,虽是在世百年,恰似未生一日。”毕竟,学了这么多年,如果目的只是material toys,未免太可惜。但在现实面前不折节,却需要巨大的勇气与阅历的支持,还有信仰的支撑。
不需惊天地泣鬼神的豪举,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活中茉莉般无声地芬芳他人的生活,芬芳自己身边的每一缕空气,彼此相濡以沫地浸润,让灵魂安详,让生命充满诗意。
诚如王阳明所言:“……以求其尽心,则一而已……四民异业而同道。”
我回来后先后有北京的大伯、上海的爷爷、陕西的哥哥、大连的妹妹、海南的叔叔、广西的弟弟……写信赠书,在此感谢,并请原谅我实在不能一一回复。毕竟是高三备考,我又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。
记得钱文忠教授说过:“瓜子炒了以后可能是比较香的,但是别忘了,也有很多瓜子是会被炒焦的。”
那么我想说,我还只是一棵向日葵,连瓜子还没长出来呢!
所以从今往后,我希望关于我的议论停止、消失。
人生的路很长,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看过一篇《手的影子不一定是手》,说的很有道理,人的影子也不一定是他本身。或抬高,或谮言,那都不是真正的我,万一我哪天修炼出了“举世誉之不加劝,举世非之不加沮”的境界,那真是迫不得已被锻炼出来的。
也许将来我并不会有什么成就,也不富贵利达,也许会被人提起,但那又何妨呢?我只愿每天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,精心书写生命的每一笔。
过去的一切,就让它们都过去吧。记得泰戈尔的诗句:“不要留连着去采拾路旁的花朵。因为这一路上,花朵自会继续开放的。”
我还是原来的我。现在,请跟我做一件事:闭上眼,深呼吸,把我忘掉……(只写这一篇,以后请求让我安静地生长,向着太阳。)


静静地读完这些文字,关于教育,关于责任,关于梦想,关于坚持,刘丁宁都做了行云流水般的描述,字里行间是一位高考文科状元才情的自然流露,你也不得不对这位“学霸、学神、学仙”的欣赏,和对其素质的高度认同。
有梦想并能坚持着,需要毅力,需要勇气,需要智慧,刘丁宁的追梦之旅是通过一年扎扎实实的学习,通过光明正大的考试争取的。我只想在这里说一句,这孩子真不容易。
也许你会说,刘丁宁可以在港大读完本科后,再来考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,不是更好吗?我不否认这是一条可供选择的路径,但每个人在追梦的过程中,选择的路径是不一样的,刘丁宁这样选择,是她的自由。而且她在这种自由的路径选择中成为了自己的挑战者和胜利者。我只是希望北大能对她伸出橄榄枝,拥抱这位梦想的追求者。
在这个新闻事件的背后,我更希望高校与高校之间有一种优秀学生转校的畅通机制,或像国外,有多个大学向同一个优秀的学子发出录取通知书,以供学子有更大空间的选择权,而不是现在高招中的非此即彼。只要高考改革涉及这一类的人性化选择,也就会少了刘丁宁“高四”不必要的折腾和无奈的坚持。
发表于 2015-4-9 16:5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国,正是需要这样的人材!
发表于 2015-5-20 23:2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国的应试教育毁掉无数优秀人才,民国时期的张充和数学零分只因作文特优被胡适力荐进北大;钱钟书数学15分,国文英文满分进清华;数理化总分才25分而国文历史满分的钱伟长。如果是现在他们不可能进入大学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实验广告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齐鲁弈友 ( 沪icp备17019843 )

GMT+8, 2019-2-21 18:04 , Processed in 0.206829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